首页 >> 行业新闻>> 新闻

全年2.6万亿交通投资怎么投:下半年铁路将发力

         交通投资目前的困难是,“稳定投资增长的基础不稳固,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攻坚成效不明显”,简单说,还是个资金的问题:钱从何来,钱怎么来。“积极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交通领域”已经提了多年,但是“国退民不进”现象时有发生,这与基础建设投资周期长、回报低固然有关系,但是与投融资体制的改革进程不快也有关系

   “下半年要千方百计增加交通运输有效投资。”7月上旬,在交通运输部召开上半年工作总结和下半年工作部署会议上,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强调,“如无重大变化,全年完成2.6万亿元投资有较大把握。”

   在稳增长大局中,投资是重头戏,而交通基建投资是重要组成部分。2015年已过半,交通投资完成情况如何?还有哪些困难?下半年的重点投资领域是哪些?都是市场较为关心的投资问题。

   上半年情况如何

   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同比下降6个百分点的情况下,交通投资增速上升1个百分点

  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徐成光在此前的例行记者发布会上强调,今年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建设集中在两大领域,“一是传统投资重点,主要是继续推动中西部铁路和公路、内河航道等重大交通项目建设,力争铁路投资保持在8000亿元以上,新投产里程8000公里以上。二是新兴的投资重点,率先启动一批重大项目和重大工程,在‘一带一路’建设上,加快推进与周边国家交通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;京津冀交通一体化建设上,重点推进首都新机场等重点项目建设;在长江经济带建设上,以南京以下12.5米深水航道二期和长江中游航道重点航段整治等工程为重点,加快形成‘一江两横五纵’的交通运输体系。”

   根据交通运输部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铁路公路水路完成固定资产投资9839亿元,增速由去年同期的9.3%提升至10.4%。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同比下降6个百分点的情况下,交通投资增速上升1个百分点。

   其中,公路投资中新开工项目投资额占比由去年同期的18.9%提高至23.6%,水运占比由12.6%提高至27.3%。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同比下降6个百分点的情况下,交通投资增速上升1个百分点。

   北京交通大学运输学院教授胡思继认为,上半年货运数据相对较好,公路、水路、航运等都保持了增长的势头。这与整体经济转型、电商渠道增强、互联网+的兴起、物流产业急速发展有着极大的关系。

   数据显示,截至6月底,交通运输部还下达交通专项资金3110亿元,占全年总规模的98%。在打好交通扶贫攻坚战方面,将继续向贫困地区倾斜,今年安排贫困地区公路建设专项资金超过2100亿元,占全国的比例超过70%;确保今年新改建农村公路20万公里,全面开工并完成大部分“溜索改桥”工程。

   下半年投资重点

   铁路投资会在最后几个月发力;2000亿元左右的潜在投资项目正在挖掘;交通运输部将建立“三年滚动项目库”

   杨传堂部署的下半年10项工作中,完成交通投资任务和服务国家三大战略是重中之重。

   从6月初至今,国家发改委已经批复了总投资量超2700亿元的项目,而在这些项目中,铁路占了绝大多数。

   交通运输部相关部门负责人在近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透露,交通部正加快推进一批先导作用突出的重大工程和重大项目:推进京津冀交通一体化发展,支持28个重点项目,建设里程1400余公里;支持天津港、秦皇岛港、黄骅港等6个港口建设;加强长江经济带建设,支持498个重点项目,建设里程1.5万余公里。

   “按照往年惯例,铁路投资一般是在下半年尤其是最后几个月发力,因此虽然上半年铁路投资仅完成年度计划投资量的两三成左右,但并不表示铁路投资乏力。”上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由于这几年铁路的投资体量太大,因此大多数资金依然是靠贷款和发债来筹集,目前新的筹资渠道,例如铁路发展基金和通过PPP模式引入民资依然只能起到辅助性的作用。

   与此同时,交通运输部综合规划司巡视员于胜英透露,将启动一批符合国家战略取向和投资方向、前期工作较为成熟的项目,再挖掘2000亿元左右的潜在投资项目。

   于胜英透露,交通运输部将建立“三年滚动项目库”,梳理2016年拟开工项目,做到开工一批、研究一批、储备一批。“不但要确保今年任务完成和‘十二五’顺利收官,还要保障今明两年有效衔接,确保‘十三五’顺利开局,尽快研究明确‘十三五’期交通投资政策,加快推动‘十三五’各类建设项目的前期工作开展。”

   能否保量完成

   虽然存在经济面不稳定、筹资形势严峻等困难,但是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强调,全年完成2.6万亿元投资有较大把握

   当然,困难依然存在。杨传堂坦言,“交通运输发展稳中有忧,稳定投资增长的基础不稳固,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攻坚成效不明显。”

   对此,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研究员罗仁坚认为,所谓增长基础不稳固,主要问题恐怕仍然是交通建设的筹资形势严峻,尽管中央政府推出了一系列的PPP项目库,试图引入民资,但大多数基础设施项目投资大,周期长、收益率低、不确定因素大,因此民资进入的积极性不是很高。

   于胜英认为,在创新融资机制方面,应抓紧推进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(PPP)模式,在总结以往采用BOT模式推进建设经验的基础上,选择一批符合条件的PPP试点项目尽快启动,抓紧制定PPP模式操作指南,逐步化解融资难问题。

   “综合分析国内外经济形势和各方面因素,特别是随着‘一带一路’、京津冀协同发展、长江经济带等国家三大战略的推进实施。”一位交通运输部政策研究室工作人员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今年全年交通运输经济运行有望保持基本平稳,“目前,京津冀、长江经济带等重点专项工作任务分工台账已建立,明确责任单位和完成时限,倒排时序,压茬推进,销号管理,确保各项工作有序推进。”

   “如无重大变化,全年完成2.6万亿元投资有较大把握。”在7月8日召开的交通运输部上半年工作总结和下半年工作部署会议上,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再一次强调了这个目标,“下半年要千方百计增加交通运输有效投资,充分发挥在稳增长中的关键作用。”

新浪微博
微信扫一扫

微信二维码